RSS订阅 | 加入收藏 | 欢迎投稿
全网营销运营推广
通过对细分行业企业网站的研究,专为企业量身定制的网络营销全网运营推广方案!
营销模式交流
互联网思维冲击下,各种营销、直销模式制度层出不穷,欢迎讨论交流!
网络营销策划
网络营销的精髓就是通过互联网获得客户,流量、排名、品牌美誉度一样不能少!
优势项目合作
通过网络营销推广,我们可以把您的创意、产品或服务迅速通过互联网获得更大的效益!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郑州网络营销 > 网络营销师 > 郑州网站建设 > 外链友情链接专区 > 正文

【小说连载】热血青年闯都市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作者:廉富顺 日期:2018/3/4 10:56:30 人气: 标签:小说 都市
  【小说连载】热血青年闯都市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蓬莱本地自媒体,蓬莱地区吃喝玩乐资讯的集散地,带你寻找最地道的蓬莱美食,享受最激情的娱乐生活,给想吃、会吃、能耍、敢耍的网友,展现吃喝玩乐的各类资讯,将享乐进行到底,欢迎关注!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杨尘来到胡静房间里面的时候,胡静已经穿着整齐,重新换上了上班穿的职业装,职业装下的胡静,看上去十分的出尘。杨尘在门口迟疑了好一会儿,最后才下定决心往前走去。
  
  杨尘在想,自己就这么走过去,这丫头会不会一转身就拿起菜刀啊什么的朝自己身上垛过来吧。让杨尘感觉到庆幸的是,当自己走到胡静身边的时候,胡静这丫头并没有做出什么很暴力的举动来,他这才放下心来。
  a
  “啪!”就在杨尘感觉自己很安全的时候,胡静忽然转过身来,对着杨尘的脸就是一巴掌甩过来,狠狠的在杨尘脸上摔了一巴掌,“亏我还这么信任你,亏的我还这么对你,这就是你对我的方式么?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么?你就是这么对你的女朋友么?”
  
  杨尘本能的凝起了脸,顿时面若寒霜,从小到大,除了教练敢这么对他以外,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打他的脸,特别是自己十五岁从组织里面出道以来,更是无人敢这么对自己,便是国家中央领导者,也都不敢这么对他。但是如今胡静却是甩了他一巴掌,若不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胡静的话,杨尘只怕早就扑上去和她拼命了。
  
  在组织里面,教练给他们上的感情课里面,就不断的淡化了他对女人的感情,在杨尘的心里,似乎并不怎么存在男女感情这么一回事。特工组织的训练是非常恐怖非常变态的,但凡特工组织里面出来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冷汉,杨尘也不例外。虽然被胡静甩了一巴掌,杨尘却是没有多少忏悔。
  
  “你怎么不说话了?”胡静转过身来凝望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号称是自己的男朋友的人,“你自己和我做过那样的事也就算了,但是你居然还带一个外人来我房间里面,你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还想让你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上床不成?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我真不知道你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东西,从今天开始,你我分手。你我再也不是什么男女朋友,以后我胡静不想和你有半点瓜葛。”
  
  “还有。”胡静又愤然的说道,“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找你的麻烦!”
  
  说完这话,胡静转身就走,踩着高跟鞋,蓬蓬蓬的就离开了房间,楼下的刘全看到胡静这么下来,当下也不敢说话,而是让到一旁,任由胡静从他旁边走了过去,一直等胡静彻底的离开了别墅,他才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杨尘才下得楼来,杨尘的气色也不太好,刘全忙上前道,“杨尘兄弟,你刚刚都和胡总说什么了啊你,刚刚胡总下楼的时候,她的气色很不好,仿佛我们都欠了她似的。”
  
  杨尘大笑一声,“是么?刚刚我和胡总聊得很好啊,还询问了很多关于吴总的消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外面去说。”
  
  杨尘拖着刘全便离开了胡静的别墅,一直来到外面的草地上,“溜犬主管,我现在需要更多的活动经费,用于帮助你泡吴雨这个妞的开销。”
  
  “什么?你还要经费,不是刚刚给了你二十万么,你怎么还要经费啊?你这不是在忽悠我么?”刘全听了大惊,紧紧的盯着杨尘,“你不会是把那二十万全部花完了吧?”
  
  杨尘道,“不是的,刚刚胡静在上面告诉我,她说她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吴雨,吴雨是她的好姐妹,她不能让她身边最好的朋友被我们两个毒害了,她把事告诉吴雨,是为了让吴雨对我们两个有多戒备。”
  
  这话听在刘全的耳里,额头上的冷汗都吓出来了,“胡总不会吧,万一这事传到了吴雨的耳朵里,那我可就完蛋了,以后恐怕吴总再也不会多看我一眼了,我的泡妞计划不就要泡汤掉了么……”
  
  “是啊,所以说我要十万块的活动经费,你给我十万块,我想办法让胡静保密。”杨尘侃侃而谈,一边拍着胸脯说。
  
  刘全道,“可是你我之前说好了的,我给你五十万,你就帮我把吴雨搞定,现在我已经付了四十万,要是把最后十万也给你的话,我等于就是把所有的帐都付清了,万一以后你耍赖不认账怎么办,这钱必须要等到我泡到吴雨之后才给。”
  
  杨尘道,“那好,你自己去找胡静说,让胡静不要把这事告诉吴雨吧。我可告诉你啊,如果今天这里的事传到了吴雨的耳朵里,不管我怎么帮你,吴雨都不会再看你一眼了。你按着我的泡妞大计,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你要选择在这个时候放弃,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说着杨尘就进了厨房洗漱,片刻后穿着整齐,尝过陈爸的脆脆饼后便准备出门。刘全在门口等了很久,见得杨尘出来,忙上前道,“杨尘兄弟,我想来想去,还是你去找胡静说比较稳妥一点,这样吧,我给你五万,剩下五万等事成后再给怎么样?”
  
  杨尘狠狠的鄙视了刘全一番,“刘全主管,好歹也你是住高级别墅,好歹你也是青州市上流社会的人了,我说你怎么还这么叩门啊,十万五万对你来说不就是挥挥手的事情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你。”
  
  刘全额头上出汗了,被杨尘说的不好意思了,刘全当下道,“不是……这……虽然五万十万对我来说并无多大区别,但是万一你以后不认账,不帮我泡妞,你叫我怎么办?”
  
  杨尘上前拍拍刘全的肩膀,“刘全主管,我是你公司属下的员工,我人都在公司里面,难道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好工作,而且现在在工作上行似乎有不错的发展前途,你说我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大好机会?你放心,我杨尘的人品你还信不过么,如果你还没想清楚,就好好想想。不过话说回来了,万一上班后胡静就去找吴雨说话,那个时候就算你给我十万,我也帮不了你的忙了。我先去公司了,你慢慢想吧你。”
  
  说着杨尘边打开了宝马5230的车门,正准备坐进去,这个时候刘全猛的冲了上来,“好,我答应你……”
  
  一想到杨尘最后那句话--万一上班后胡静就去找吴雨说话,那个时候就算你给我十万我也帮不了你。这话可是把刘全给吓到了。
  
  “呵呵,这才对么,你将来一定会为今天的选择而感到无比的骄傲的。上车,今天小爷送溜犬主管去公司。”杨尘和刘全上车后,刘全还是很担心的问,“杨尘兄弟,你到底打算怎么帮我啊,万一胡静一到公司就去找吴雨说,我不是完蛋了么?你打算怎么帮我啊?”
  
  杨尘道,“你放心,我说过帮你,肯定可以帮你,我现在就给吴雨打个电话,说是项目上面有急事需要商议,约她到公司外面来谈话,只要我把吴雨约离了公司,胡静就算到公司想找她说话也没有机会啊。再说,一会我见到吴雨后,我会想办法和她说清楚的,你放心就是。”
  
  说着杨尘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吴雨的电话,“喂,吴总啊,我在项目方面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和你商议,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接你啊。”
  
  杨尘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刘全急忙追问道,“杨尘兄弟,吴雨她怎么说啊?”
  
  “吴总说她已经到公司了,我约她到公司附近的巴笛咖啡厅见面,她现在就过去了。我送你到公司后直接过去找她,你可以放心了。”
  
  “呼,这就好,这就好,在这方面,还是杨尘兄弟你有经验。”刘全这才放下心来,二人到公司附近的银行里面提了十万块钱,杨尘拿了钱,将刘全送到公司后便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司附近的巴笛咖啡旁边,下车后果然在咖啡厅里看到了吴雨的影子,吴雨正抱着一叠文件在咖啡桌上阅读着,不时的用笔在上面勾画几下。
  
  “果然是一个敬业的好总监,将来我若开了公司,也一定要请到吴雨这样的总监。我约她到咖啡厅商议项目的事情,她为了同时兼顾到项目和公司事务,居然将公司事务都带到咖啡厅来做了,叫人敬佩。”杨尘走了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吴总,真是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让你久等了。”
  
  吴雨眼睛盯着文件,头也不抬,“不急,我在这里办公也是一样,我点了杯咖啡,你看看要喝什么,自己点吧。”
  
  “咖啡就不喝了,我找吴总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杨尘在吴雨旁边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杨尘才发现,胡静和吴雨同为公司的高管,但是两个人还是有区别的,吴雨在各方面明显要比胡静出色不少。不过胡静亦是有她自己的特点,同样是一个很出色的高管。
  
  吴雨没有说话,而是认真的把手上的文件看完,然后在后面写上自己的意见,完成之后才放下文件抬起头来看着杨尘,“说吧,什么事这么急?”
  
  这回轮到杨尘说不出话来了,刚才他不过是为了刘全的那十万块钱而打电话给吴雨,把吴雨约到这里来,现在吴雨问起,倒让杨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怎么不说话了?”吴雨的语气还是那么的专业,处处都充满着干练的气息。
  
  杨尘只好继续吹牛道,“我感觉现在公司的官僚风气越来越严重了,我们应该尽早做整顿,而且整顿也不应该公开设立什么启动大会,硬件整顿可以大张旗鼓,但是软件整顿,我认为不应该公布于众,而应当暗中进行。”
  
  这话是杨尘灵机一动,随口说出来的,但是就这一句话引起了吴雨的深思,“硬件整顿可以大张旗鼓,软件整顿要暗中进行?你这话说的有道理,点醒了我。说的好!”
  
  吴雨略微思索之后就明白了其中的玄妙,当下给杨尘以高度评价,“如果我们公开的说要做人事整顿的话,公司里面的官僚人士就会有所收敛,到时候我们什么把柄都抓不到,只是一场空荡荡的扫荡。若是暗中进行,把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必能揪出一大把腐败官僚的高管,这才能达到我们预期的效果。”
  
  杨尘心里暗惊,‘好险,我收了刘全的钱,我才不管他的死活了,以后他的泡妞大计和我无半点关系,我也不会操劳什么了,但是若是我把吴雨约出来,结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话,吴雨定会认为我是在耍她,这可不好。’
  
  杨尘说白了就不是一个好人,不管是对刘全的事还是对公司项目的事,他都没怎么上过心,他依旧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不过在要紧的关头,他却是总能够说出个之所以然来,这才让他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
  
  其实这倒不是杨尘故意不上心,而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引不起杨尘的半点兴趣,更引不起杨尘的半点激情,相反的,杨尘对道上的事情倒是十分上心。想想也是,一个曾经站在一个国度巅峰的人,忽然因为被追杀而逃亡到这里,又怎么会对这种小事情感兴趣?
  
  见吴雨认同,杨尘大大的截手道,“不错,我在家里面琢磨了很长时间,最后认为这次的人事扫荡务必要保密。”
  
  吴雨点头,看着杨尘的眼睛都多了一丝赞赏,“说的不错,可惜公司已经公布了这一次整顿项目的启动时间见了,并且公司已经宣布将于三日后对着全公司的面宣布项目开始运营,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我想很多官僚腐败的高管已经开始收敛了,如果这个项目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下去,只怕最后只能抓住几个无关紧要的高管,这并不是我们要的结果。”
  
  杨尘道,“这个容易,吴总去找总经理说,取消这一次人事整顿,由总经理出面说取消人事整顿,这一次我们的项目只争对硬件做大整顿,如此一来,那些官僚高管将继续他们以前的一贯作风。我暗中行动,必能揪出大一批的高管,包括总监级别的高管。”
  
  听了杨尘的话,吴雨甚是激动,当下一拍桌子,“好主意,果然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思维就是独特,并且十分缜密。杨尘,我公司有你这样的人,是我公司之福啊。”
  
  杨尘呵呵笑道,“吴总言重了,我这一切都是跟着吴总学的。”
  
  吴雨也是笑了,“你这家伙就知道贫嘴,可以,我回公司后就去找总经理说明这事,你放心,我会如实据告,绝对不会居功,我要让总经理知道,你杨尘是我公司的人才,请求总经理重用于你。”
  
  杨尘其实对职场上面的升职啊什么的并不怎么感兴趣,不过眼下吴雨盛情邀说,他也不不好当着吴雨的面驳回去,杨尘连声道,“好,吴总的人品,我无二话可说。”
  
  吴雨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今天你找我来这里,还可有别的事情?”
  
  杨尘道,“今天其实找吴总出来,主要是为了这件事情,私下里我还有点私事想和吴总说说。”
  
  “私事?什么私事?”问这句话的时候,吴雨本能的想起了杨尘是个同性恋者,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杨尘你好歹也算得上是一个一表堂堂的人才,却想不到是一个同性恋者,真是可惜了。
  
  杨尘道,“最近我和胡静有一些误会,胡静情绪甚是激动,如果她来找吴雨说什么话,还请吴总三思,别尽信了。”
  
  “好,我答应你,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公司了,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吴雨起身,将一堆散乱的文件重新堆成一叠,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杨尘开车将吴雨送回到公司门口。
  
  “你不去公司上班?”吴雨下车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
  
  杨尘道,“我……感觉项目还需要再完善一些,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思索,我现在还是回家去思索项目的事情吧。再说了,家里面环境好些,我感觉要比在公司更适合思索一些问题。”
  
  吴雨本想直接拒绝的,当是想到杨尘最近几日连续说出了好几个给力的点子,当下也就笑道,“恩,既然都是为了公司的事情操劳,在哪里都是一样,你去吧,公司里我会帮你说好,不扣你的工钱,如果还有什么好点子,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吴总真是够义气。”杨尘离开口开着围绕公司兜了一圈,最后来到了三号停车场里,只见吕策和王中两个人在保安亭里面做着玩游戏,当下把车开到了亭子门口,打下车窗,“HI,我说你们能不能有点品位啊,不要整天沉溺于游戏里面,游戏玩多了伤身。”
  
  吕策和王中见得来人是杨尘,吕策放开游戏走到车窗前,“尘哥,咱们命苦啊,比不了你,可以不上班拿工钱,咱们可没有美女替我们罩着。”
  
  杨尘从包里面摸出一包烟,然后掏出一根扔给吕策,“这叫什么话,小爷我还需要人罩着么?你的伤怎么样了?”
  
  上一次逃难,吕策身上可是受了几处伤,不过伤的不重,此刻听到杨尘如此关心的问起,吕策心中甚是感动,“好得差不多了。尘哥,今天晚上的事情?”
  
  杨尘道,“你伤好了就好,今天晚上的事情我都准备好了,本来给雷虎他们准备了一袋药的,结果……算了,不说这个,下午天黑之前你赶到市一医院门口,到时候我们的人要在那里碰面,现在你在这里上班吧,道上的事情,你不要和王中说,他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什么都不会,我不想他牵扯到其中,不然他将很危险。”
  
  吕策道,“我知道了,尘哥你放心吧。”
  
  “好,那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去见见廖勇他们两个,还有他手下的一百多号兄弟,晚上见。”杨尘说完便开车离开了,吕策抽着烟,重新回到了保安亭里,王中一边兴奋的玩着游戏,一边问道,“吕策,你丫的怎么玩到一半不玩了,害我除了消灭敌人还要一边保护你,白白牺牲我几条命,你快点儿,别拖累了我。”
  
  吕策并不回答,只是抬头看着远方,看着杨尘那白色的宝马车,“王中,你玩吧,我不玩了,我好好睡一觉,晚上还有大事要做。”
  
  “你玩上还有大事要做?你有没有搞错,你这样的人晚上也能做大事,真是太假了,你除了做那个事还能做什么啊你。”王中狠狠的打击着吕策,然后很不满的道,“你玩算了,我凭借一个人的技术同样可以过关……我冲啊……”
  
  吕策哼哼两声,在旁边的床上倒了下去,然后闭上眼睛休息起来,“今天晚上怕是有一场恶战,还是好好的睡个觉吧,到时候才有精神做事情。不过话说回来,我从部队退伍下来,到今也没有遇到什么值得让人兴奋的事情,这一次我踏足道上,可要做好十足的准备。道上的事情十分复杂,一旦踏进去了要想出来可就难了。不过我想有尘哥当道,应该无大碍。尘哥当处用纸牌就能够切割木头,这等身手,在我的意识里面,几乎就是传奇般的存在。这一次踏足道上……我相信必能踏出一条慷慷大道来。”
  
  吕策躺在床上,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脑海里面却是闪过千百个念头,最后他这般安慰自己,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踏足道上!
  
  他相信,在杨尘的带领下,即便是以后在道上遇到了什么事情也必能化干戈为玉帛。
  
  他相信,只要有杨尘在,将来一定能走上一条大道,通往道上巅峰的大道!
  
  但是王中却是对这些一无所知,他完全的不知道吕策在想什么,跟不知道今天晚上吕策他们要去干什么,他只一个劲的玩着游戏,而且十分的沉迷。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上午时间,杨尘开着宝马车直接穿过大半个青州市,来到青州市东边的一片老区。
  
  据说在五六十年以前,这里曾经是青州市最繁华的地方,但是如今这[秒年区域却已经十分的凋零了,除了一些老年人还居住在这里外,几乎都看不到年轻人的影子了,更为恐怖的是,这里的房子也都十分的破旧,看上去还有几分恐怖阴森,人气凋零。虽然稀疏的有一些商店还在这里营业,但是里面的商品常常都是进货好几个月没卖出去,十分萧条,整片区域都看不见几个人影。
  
  但是今天,这里却是聚集了很多人,一百多个打扮古怪潮流的青年聚集在这里的一个老广场上,只看这些青年的打扮穿着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不良青年。
  
  “真是的,搞什么飞机啊,虎哥和廖哥把我们叫到这里,让我们在这里等他们,结果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虎哥和廖哥的身影,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出事没有。”一个穿着叉叉短裤的青年叼着一根快烧到过滤嘴的烟头,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老叉,你就省省吧,我们也刚刚到这里不久,这里八十号兄弟,就数你最忍不住性子了,廖哥和虎哥这段时间被恶势力追杀,已经很悲惨了,他们做为我们的大头大哥,最是危险了,虎哥和廖哥也都不容易啊。”另一个光头开口道。
  
  “小叉,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老是和我抬杠啊,我告诉你啊,我这么着急,还不是担心虎哥和廖哥的安危么,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叉狠狠的教训着小叉,两个人闹的厉害,不过他们也就是在嘴皮子上面说一说,倒没有真的动起手来,其他几十个兄弟也都等的很是不耐烦,便是在这个时候,一辆破旧摩托车的声音响起,随即伴随着一阵极其刺耳的声音响起,却是廖勇载着张虎从远方的小巷子里面串了出来,一溜烟儿冲到了众人身前。
  
  “廖哥,虎哥……”一群不良青年看到廖勇和张虎到来,个个都兴奋起来,纷纷朝摩托车聚了过来。
  
  张虎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好在都没有伤到要害的部位,经过几天时间的调养恢复了大半,张虎和廖勇下得车来,廖勇更是朝众人挥手,众兄弟这才安静下来,廖勇开口道,“兄弟们辛苦了,这几天我们遭到恶势力的追杀,大家都受苦了。”
  
  “廖哥,上一次我们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只要廖哥你一句话,我们全部冲上去,我们就不信,凭借我们八十多号人的力量,还搞不定一帮追杀我们的恶混混。”老叉猛的大喝一声,大是愤慨。
  
  廖勇摇头道,“这一次追杀我们的人是雷家,是青州市内的三大恶势力之一的雷帮,我们若是逞一时之气,只怕是要把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搭进去,雷帮的势力,想必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了,青州市道上规则的制定者,我们在他们面前,就像是小蝼蚁,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这一次我和张虎之所以能够侥幸的活下来,还是遇到了高人帮忙。”
  
  说到雷帮,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们在道上混,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自然听说过雷帮的势力,要说不怕,那是不现实的,原本还热闹的场上,顿时安静下来,人们都看着廖勇,等待着廖勇接下来的话。
  
  廖勇继续说道,“这一次,我们准备请更牛逼的人来当任我们梅林街众兄弟的大哥,让他带领我们走想更广阔的天地。”
  
  “廖哥……在我们兄弟的眼中,你就是我们的大哥,永远都是我们的大哥,我们才不要什么新的大哥……我们不要!”人群中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人们都一致要求廖勇继续担任大家的大哥。
  
  张虎这个时候开口了,“兄弟们,听我说几句话。一开始我也和大家想的一样,但是通过这一次追杀的事件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我们当年是一起拿着菜刀出来打天下的,没有错,我们都是生死于共的兄弟,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很快乐……这些,我张虎都知道。但是,如今有人要致我们于死地,我们自己的力量终究很有限。雷帮随便派出一群人就把我们打得七零八落……他们随便动动手,我们就毫无招架之力,如果继续这么下去,试问,我们梅林街的众兄弟还能够存活多久?”
  
  面对张虎的问话,场上顿时安静下来,显然,大家都认同了张虎的话,张虎继续说道,“这一次雷帮只是小试牛刀,我们就已经支离破碎了,下次他们真正出手剿灭我们,我们拿什么去抵抗?没有,我们没有办法抵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没有办法抵抗,只能坐等灭亡。因为我们每一个人的能力都很有限,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我们实在没办法扭转局面。大家难道忍心看着我们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业绩就因为这样毁于一旦么?”
  
  “不……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屈服,更不能坐等灭亡!”老叉大声开口道。人群中纷纷有人附和。
  
  张虎道,“对,不能坐等灭亡,我们不能坐等灭亡。为了不灭亡,我们只有请新的大哥来带领我们,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大家放心,新任的大哥忠义双全,德才兼备,勇冠天下。有他担任我们的新任大哥,必能带领我们走出一条血路来。”
  
  张虎把话说到这里,场上的反对之声渐渐的消失了,大家也都明白其中要害,入道容易退道难,他们都很清楚,如果雷帮继续追杀下来的,他们八十多号兄弟,只怕没有人可以善终。
  
  老叉道,“虎哥,那新任的大哥,真的有你说的这么玄乎,你见过?”
  
  张虎很肯定的道,“我见过,这一次就是他救得我们,我敢肯定,我刚才说的话没有半句虚假,你们见了他一定会服气的,他待人宽厚,大家尽可放心。”
  
  还有人迟疑不决,这个时候廖勇也开口了,“张虎说的没错,我也和此人接触过,雷家是他的敌人,他带领我们,就是捣毁雷家的势力。我廖勇的为人大家还不清楚么,若不是绝对的牛人,我怎么可能会屈服认他做大哥。”
  
  “如此说来,我们真是要好好的见识见识这位新任的大哥了,他什么时候到?”小叉问道。
  
  张虎道,“我们约好了在这里见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也应该快到了。”
  
  说话之间,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汽车声,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一辆白色宝马5系豪华车缓缓朝这边开了过来,宝马车端的是加长加宽版,看上去豪华尊贵,十分了得。
  
  “好漂亮的车,豪华而尊贵,真不敢想像,在这片老城区里面居然还有人开得起这样的豪华车,真是奇事啊。”老叉喃喃自语。
  
  宝马车开到众人身前便停了下来,廖勇和张虎早就见过杨尘的车,当下忙小跑着来到宝马车处,打开车门,迎接杨尘下车。
  
  “尘哥,你来了。”廖勇和张虎的态度十分恭敬。
  
  杨尘穿的是一身休闲西装,看上去给人几分阳光的味道,但是在黑色的西装下,却也带着几份沉稳和深邃,让人揣摩不透他的心思。
  
  下车之后,杨尘在张虎和廖勇的带领下来到众兄弟的身前,杨尘站在众人前方,审视着这一帮人马,杨尘心中颇为满意,‘这一群人虽然身手不见得有多么出色,但是个个都是敢杀敢做的狠角色,出来道上混,最需要这样的人。’
  
  张虎开口介绍,“兄弟们,这就是我口中说的新任大哥,杨尘。以后我们梅林街的一百多号兄弟,将有杨尘大哥来带领,相信在杨尘大哥的带领下,我们必能够在如今的局面里杀出一条血路来。”
  
  张虎虽然这么说,但是场上的兄弟却是没有几个附和,他们都想看看这个杨尘到底有何德何能来做他们的大哥,老叉更是快人快语,“杨尘,你让我们大家都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来做我们的大哥。”
  
  杨尘目光扫过众人,然后嘴边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小爷我虽然谈不上是德才兼备,但是也不会差到哪去,如果你们认为我不配做你们的大哥,那么今天小爷就只要露一手给大家看看了。”
  
  杨尘说着伸出一手,指着刚才说话的老叉,“你叫什么名字?”
  
  “本人行不改名,做不改姓,我叫老叉。”老叉傲然说道。
  
  杨尘道,“好,老叉,是个好名字,你去把那辆摩托车给我推过来。”
  
  老叉不太喜欢杨尘用这样的口气对他说话,刚要反驳,但是廖勇和张虎同时给他使眼色,他只好忍着气儿将摩托车推到了杨尘身前,“给你!”
  
  杨尘淡然道,“这摩托车有多重?”
  
  “五百斤左右。”老叉大概的看了那摩托车一眼,凭借自己多年骑摩托车的经验回答。
  
  杨尘道,“你举的起来?”
  
  老叉傲然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惊骇之色,“怎么可能,世界举重冠军也才四百斤不到,而且摩托车体积庞大,举起这么重的摩托车,怎么可能。”
  
  杨尘转过身来看着其他的兄弟,“你们有没有人可以举起这辆摩托车来?”
  
  “没有,不可能……人怎可能举得起这么庞大的摩托车,不可能……”
  
  就在所有人都大喊不可能的时候,杨尘却是猛然伸出手,一把抓住摩托车的车头,猛的一用力,单手就把摩托车举给举了起来!
  
  “什么?”
  
  所有人都傻了眼,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杨尘,看着杨尘单手抓起了.这重过五百斤的摩托车。
  
  “怎么可能……”老叉惊呼,包括廖勇和张虎在内也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杨尘手举着摩托车,表情却是很轻松,他还轻轻的冲老叉笑了笑,“那你看看这摩托车结实不结实?”
  
  老叉再无半点傲慢的表情了,相反的他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结实,这摩托车,就是有五屁大马也都拉不开。”
  
  “好,既然你们都说这摩托车结实,五匹大马都拉不开……那就看好了。”杨尘说完猛一用力,直接将摩托车往地面上扔了下来,同时杨尘伸出脚,对着那掉落下来的摩托车就是一脚重重的劈了过去。
  
  杨尘出脚的速度很快,快的外人只能大概的看到一串模糊的影子,快得仿佛一柄斩刀!
  
  “哗啦!”
  
  右腿劈在摩托车上,顿时将摩托车劈成两半,巨大的摩托车瞬间被杨尘的右腿劈成了两半!
  
  场上一片安静,再没有人敢说杨尘的不行了,再也没有人回得过神来。
  
  “天那,怎么可能啊……这可是现实生活啊,这不是电影啊……一辆钢铁打造的摩托车居然被杨尘一腿就劈成了两半……怎么可能,这还是不是人啊……”
  
  老叉的神色里,对杨尘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敬畏,小叉和众兄弟也都惊骇的看着杨尘,就连廖勇和张虎都没有想到,杨尘居然有如此恐怖的身手,这等身手,在他们这些人眼中,已经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这种身手,在他们看来是无法想像的存在。
  
  杨尘做完这一切,却是脸不红心不跳,仿佛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罢了,他拍拍双手。
  
  “怎么可能,让我看看……”老叉最先反应过来,当下一把冲到杨尘身前,卷起杨尘的裤脚,试图在杨尘的脚上看到伤痕,但是找遍了杨尘的整只右脚也没有发现半点伤痕,当下老叉惊讶的半跪了下去,“大哥,老叉服了。”
  
  “大哥,我们服气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大哥……”所有人都半跪在地上,对杨尘行道上的大礼。
  
  张虎和廖勇也都不例外。
  
  杨尘笑了,“都起来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认可我这个大哥,那我就做这个大哥了。兄弟一家,情同手足,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不需要太过拘谨,我杨尘在这里立下重誓,一定带着大家走向更高的巅峰,必灭了雷家,一洗大家的冤屈!”
  
  “好……好,尘哥,尘哥……尘哥!!”
  
  杨尘点头,“好,都起来吧,晚上我们就先给雷家来上一棒,晚上的事情由廖勇张虎给你们详细的部署。现在大家各自分散,另外找机会相聚。这么多人在这里相聚,目标太大,若是时间久了恐怕要引起当地政府部门的注意,到时候传了出去可不好。如此,大家先散了吧,廖勇和张虎到另外安排部署。”
  
  (未完待续......)转自http://www.chinadsb.net/news/list-36.html

留言列表
本文网址:
网络推广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
网络推广的重…
在网站推广中有哪些降低跳出率的方法?
在网站推广中…
怎样才能发挥营销型网站更大效益?
怎样才能发挥…
百度网络推广中常见的关键词都有哪些?
百度网络推广…
怎样将全网营销越做越好?
怎样将全网营…
大数据对网络推广的意义是什么?
大数据对网络…
大数据对网络推广的意义是什么?
大数据对网络…
网络营销中如何做可以带来更多的收益?
网络营销中如…
做好网络营销需要注重的因素有哪些?
做好网络营销…
营销型网站应具备哪些特点?
营销型网站应…
如何利用问答平台来做全网营销?
如何利用问答…
网站优化需要具体优化那些方面?
网站优化需要…
热门
网络营销专刊方案-郑州知网《…
网络营销专刊方案-郑州知网《网络营销》特刊出版方案一、【特刊主…
网络营销seo优化培训课的六大…
网络营销培训陷阱一:SEO培训之免费培训初级班以免费培训SEO技术…
营销型网站建设有哪些优点?…
企业网站和营销型网站有什么区别?企业网站就是展示型的,门面一…
七招教你如何在微信上卖东西…
七招教你如何在微信上卖东西在微信上卖东西,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产…
全网营销案例-网络营销案例大全全网营销案例-网络…
全网营销案例部分操作案例:如缤女装行业…
网站优化怎么进行网站定位及用户分析网站优化怎么进行…
用户分析最简单的就是在搜索引擎上搜索,…
黑帽seo是什么?黑帽seo是什么?
黑帽seo是什么?SEO是由英文SearchEngine…
网站高质量文章内容该怎么写?网站高质量文章内…
网站高质量文章内容该怎么写?有些网站收…